微小说日志:苹果熟了

时间:2017-08-11 日志 我要投稿

  契子

  一片落叶,在空中打了个转,不情愿的飘落下来,天上没有一片云彩,望着满山遍野的牛羊,平突然觉得人有时候真还不如一头羊,尽管他们也摆脱不了命运的捉弄,但至少目前他们是快乐和自由的,突然平就想起了一句话,相信命运的人跟着命运走,不相信命运的人被命运拖着走,如今,她开始有点相信了……

  第一章

  70年代初,在一个农家小院内,传出了阵阵啼哭声,粉嘟嘟的小脸,那乱踢一气的小脚丫,锅台边忙碌的汉子正在给她做饭,烟雾缭绕的房间里,汗顺着汉子的脸颊留了下来了,望着这一切,母亲那迷人的丹凤眼咪成了一条缝,就叫她平吧,希望她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生。

  炎热的夏日,女人和汉子挥舞着锄头,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天,不远处,扎着小辫的孩子用大大的葵花叶片遮着酷热的阳光,时不时拿起身边的奶瓶,享受着母亲为她制作的甜水,望着见底的奶瓶,站起身,撒起脚丫奔向母亲,冷不丁的被脚下的石头磕碰,摔了下去,即刻嘹亮的哭声便响彻整个天际……

  黄昏团场的道路上都是人们嬉笑的声音,这个时刻也是平,最开心的时候,大人们总是忍不住挠挠她的胳肢窝,摸摸她漂亮的酒窝,这时候她一定会用自己稚嫩的童声,为大家唱一首自编的《打油歌》。“我是张家一小丫,手提油瓶唱支歌,脚不停来,眼不闲,望见李家的小布丁,眼泪顺着鼻涕流,看得小丫慌了神,打翻油瓶,撅起嘴,妈妈,妈妈别打我,要怨就怨小布丁……”在人们响亮的笑声和掌声中,平觉得很满足。

  “妈妈、妈妈,快起床,小朋友们都去报名了,我也要去嘛”

  “好了、好了别晃了、死丫头,好容易遇见下雨天,想睡个安稳觉也不行”

  “小丫、小丫慢点,别摔着,那身衣服你得穿上一年呢,这孩子”

  “妈,你也太抠门了吧,这身衣服哥都穿了两年了,第一天报名小朋友肯定会笑我”

  “笑什么笑,咱家就这条件”

  平望着妈妈,恨恨的咬了一口苹果,想着不能破坏了好心情,今天对于自己来说是个全新的日子。

  一路颠簸,远远望见团部的学校,五星红旗高高的挂在校园上空,喧哗声不绝于耳,平拉着妈妈的手,快步走进校园,找到报名点。

  “这谁家的孩子,赶紧回家去,要不大人会着急了”戴着眼镜的老师,从厚重的镜片后面看见没有讲台高的平“我不是孩子了,我已经6岁了,我是来报名上学的”平转过身,拽了拽妈妈的衣角。

  妈妈笑了笑说:“这是我家的小丫,今年6岁了,这是连队开的证明”

  “这孩子有6岁了,怎么瞅着这么小呢,怕是营养不良吧”望着没有讲台高的平,老师喃喃低语道。

  经过老师的一再核实,平终于成为团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了,平的话也特别多,自己已经长大了,该干些自个该干的事了。

  第二天,天阴沉沉的,像是要塌陷下来,这完全没有影响到平的心情,平早早的就来到了学校,今天,要安排座位还要发新书,选举班干部,平也想能争取当个学习委员之类的,叫那个鼻涕小布丁瞧瞧,谁叫他看不起咱的。

  平蹲坐在土坯房教室门口,想着自己当选班干部时的情景,学校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

  “同学们都排好队,按大小个排好,男同学一队,女同学一队”班主任老师扯着嗓子喊着,瘦弱的脖颈由于使劲的原因青筋暴露。

  “怎么会那么难看和瘦弱,老天啊,你就不能给咱整一帅的来,这样学起来也有点动力啊”平低着头,想着这上天的不公。

  “张平平,叫你排队呢,你在干吗?赶紧的安排好座位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排队没得说,矮小的平自然是排在了第一,跟别的连队的李力坐一排,还好,同桌虽然不是那么入目,至少还能看得过去,平这时所关注的就是评选班干部的事了,在家,有爸爸、哥哥说了算,平觉得自己一点社会地位都没有,怎么的也得在班里整个官当当,也好过过官瘾。

  “这样吧,因为是第一天,我对大家的能力知道的很少,所以我就点几名同学担任班干部和小组长,班长李布丁,他家离学校近,可以早些来给同学们开教室的门,学习委员我们就找个女同学来当吧,我看就让王小花吧……”竖起耳朵听了半天也没见老师点到自己的名字,那鼻涕布丁倒当了班长,“真是老师没眼,怎么选的人吗,还有那学习委员,整个一倭瓜地里的产物”平瞪大了眼睛,张望四周,只见那“王倭瓜”涨红了脸,满脸的雀斑看起来尽然也动人起来。

  “小组长就有每排座位的第一个同学担任,大家有没有意见?”那个年代,老师的话就是圣旨,谁敢说不啊。

  还好至少还能当个小组长,总比没有的强,再说了,等明年好好上课,考个全班第一,争取把“王倭瓜”给替换掉,想到这平又开心了起来。

  “今年收成又不行,娃他爹,你看咱连里的李二娃子,前两年种果树,挣了点钱,不行咱也把咱那几亩地种成果园,你看行不。”

  “行是行,可咱哪来的果树苗?”

  “不行咱去找下连长,叫他给想想辙”

  “那好,你做饭一会娃们都放学了,我把那壶酒拧上,去找连长看中不中”

  放学回家的平,听见了爸妈种植果园的打算,嘀咕着干嘛非要学李家,看他家的鼻涕布丁就讨厌,摊开书本,不再理会母亲,做起了作业,那晚父亲很晚才回到家中,一身的疲惫说了句“总算是通过了”倒头便睡了过去。从那以后,平就再也没有见到自家的那头老黄牛和小牛犊,后来才知道,为了能种上果树,父亲将家中的老黄牛送给了连长,为了能拿到果苗,将小牛犊送给了鼻涕布丁的父亲。

  终于家里的5亩地全部种上了果树,妈妈爸爸更忙了,他们将心血全部放在了种植果树上,没有锅台高的平,学会了做饭,也常常去自家的果园地给父母送饭,看着一天天长大的果树,平觉得他们过的比自己幸福多了,那年的5月苹果树开花了,白色的花瓣在绿叶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娇嫩,那年的5月,平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将“学习委员”争取过来,平觉得好日子真的是不远了……

微小说日志:苹果熟了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