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躯的经典日志

时间:2018-08-16 日志 我要投稿

  我终于还是不能释怀你的死去,要问一句,值得吗?

  分明我落下了眼泪,还是要恨你太傻。

  算了罢!后人们会为你重新演绎,这份誓死不悔的忠诚,然后添加上义气、爱恋、其他,没有什么铜头铁骨百战无伤,人终究是要倒下的。

  在那之前,是不是要展露出你彻骨的伤痕和炽热鲜血罢了。一句“主公快走”,他奋勇战到尸骨无存;一句“主公别走”,他伤心哭到吐血重伤……

  很多的精彩往往只有一刹,而这一刹往往又要许多鲜活的生命消逝才换得来,无比短暂,然后成为无数人憧憬的永恒,少一分不足,多一分不许。

  我转瞬就累了,不会去细数你的细腻温柔,你的光辉事迹;我转瞬不哭了,庆幸你的守护一定是值得,庆幸你的死后一定受惦记,无声的在意和有声的泪,你都听到了。

  衷心地问你,是否无悔,是否迷惘,是否有过无力站起的时候?我多希望你张口说,勇猛并不能让心境通达,而执着也只会满目疮痍。

  心创即哀,心死即溃,丧失信心和斗志的活人是行尸走肉,可你却是不孤独,也不悔。

  躯伤不败,身亡不倒,会微笑而依旧勇猛的尸体,我唤他为战躯!

  比想象中更魁梧一些,因为比想象中稍显瘦,眼睛只有气势是时而像野兽,单纯,直接;时而仿佛要吐露一种不平凡的沧桑,来衬托下一秒的坚定,一两寸常沾血的微须,和不常被染的长发,暗示他始终是游侠风采;鼻梁是挺拔,和脊梁一样;双手及胸腹部,块块隆起的悍肉,着上黑甲其实不太显;张嘴的时候一定是笑着,爽辣,悄浅……

  伤痛不是炫耀之资本;

  只有庄重为守摇之躯根。

  请把盔甲重修,抹去伤痕不留……愿我的躯百孔千疮,是你的甲金玉不换。(即便硬度比不上盔甲,但凭这厚度可以充当回人墙?)

  (但假若你嫌弃,我闭上双眼不语)欲辩时都已忘言,我们死生誓浅。

  予我狂歌,换我狂潮,石头与钢铁做的心再坚韧,也将被腐蚀;肉做的心无论受多少创伤,都可以自动修复!

  守护一个重要的人,比冲锋陷阵更需要担当。魁梧雄伟的身躯为之存在,变作尸体也不能改变,路之所向。

战躯的经典日志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