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天涯却不见归期至季陌日志

时间:2018-08-17 日志 我要投稿

  春、夏、秋、冬,往返,终途。

  人、去、楼、空,烟灭,暮年。

  人生这漫长的旅途,太多太多的人和我们擦间而过,也会偶尔停留,他们是一家商店的收银员,饭店的服务生,花店的大姐姐,卖早餐的老爷爷,甚至太多太多的角色上演,只知道我们把这类人定义为某某地方的某某人。那些记忆是固定的,不会流动。直至有一天,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被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微笑,一段熟悉的声音和一个背影而停下脚步,开始思索这人是否就是住在记忆中的某某人和发生过的某某故事,于是我们忘记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瞬间,什么是永恒。

  记忆被唤醒,零散的片段被拼凑起来……

  记不起和她是怎么认识,只知道是在XX的QQ群里。

  记不起是谁先加的谁,因为在这张无比巨大而虚拟的网络世界,有太多东西不尽人意。虽然我们的QQ上只有那么几个人,但还是整齐的排列在被凋零年华洗礼后的华丽且悲凉的分组栏上,那样的凄美和落寞。

  不知道我聊天为什么会喜欢用红色的字体,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在每一句话末端加上一个句号。也许只是习惯而已,直到有一天发现她也喜欢这样。

  刚开始,我们聊得并不多,只是孤立的呆在对方的QQ上。偶尔聊天,也是互问互答,更多时候是灰色的QQ头像和沉默。因为我们都习惯了隐身,习惯不去打扰别人也不被别人打扰。

  直至一天,她的QQ上线。

  QQ头像好看吗?

  看不太清。是一条紫色的裙子吗?

  恩,裙子下有一双苍白的小脚。

  后来,我们的话题开始多起来。她问我,她那里下雨了,她没有出门,为什么鞋会湿了。我说你的鞋放在外面的吧?

  后来一段时间,因为出差在外地,很少时间挂QQ。不知道怎么的,也许是放不下某些东西吧,晚上十点多睡不着,直奔网吧。那里有很多夜生活的人,各自坐在各自的位置上,盯着显示器屏幕,熟练的敲击键盘,似乎没有一点睡意,比上课听讲的孩子还要认真,无暇顾及身旁的路人。偶尔停下来四处张望的人目光也是在寻找服务员,让送点东西过来吃。这张网真的太神奇,它有种莫名的力量把这些人牵引过来,包括我在内。

  我找了位置,坐下,第一件事,挂上QQ,然后隐身。

  屏幕右下方有QQ头像不停的闪动。

  直至那熟悉的对话框跳出来,她给我留言,很简单的几个字,却让我很是欣喜。

  我在你的这座城,什么时候方便,我见你。

  我在外地出差,电话XX,过几天就回。

  一个小时后,她的头像依旧灰色。

  关掉屏幕右上角的叉叉,起身拉上外套上的拉链,夜还是有点冷。

  不习惯被别人等,也不习惯等别人。但等待的日子总是太漫长,待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回到那座城她已不在,我很失落,也多了份不安份的感觉。

  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在QQ上聊天,用手机发短信,我的生活似乎又多了点什么似的。

  其实,我还是会相信,生活是有色彩的,青春也应该是有激情的,只是需要我们去挖掘,去引导,去诱惑这种内心的欲望,但,随后,我们又是这般的落寞和无助。

  她给我留言,城,我们时候能不再这么季陌?

  我,沉默。

  午后的阳光,似乎能给人些许温暖,但内心依旧一片荒凉。

  手机短信打破这片宁静。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今天来吗?

  恩。

  下车了给我电话,记得到那里下车。

  恩。

  我忆起她的声音,很好听,像114的话务员。也许她不喜欢被这样形容,因为她比那声音又多了几许色彩。

  我到了,在XX门口,你在哪里?

  我马上到,等我。

  很远,我认出了她,紫色格子大衣,她也认出了我。

  她带着紫色花儿向我走来,她不是那种很漂亮的女子,但考看起来很舒服,我更喜欢用“舒服”二字形容我喜欢的女子,她是其中一个。挽着她的手,闻到了淡淡的香味,不知道是花儿的还是她的。

  我把花儿放进我的房间,靠近窗台,一个孤独的角落。我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衣柜里除了衣服,还有一大堆娃娃和一幅画。所以我把它放在哪儿它都是孤独的。

  她走近窗台,目光停留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沉默中她告诉我,她就是一株仙人掌,插在哪里就在哪里生根,且生存能力极强。

  我,沉默。

  她开始和我讲关于她的故事……

  听着故事,我们睡去,很安静,就像不知道明天要分别一样。

  清晨,待我醒来时,她已不在。房间里弥漫的淡淡香味,不知道是花儿的,还是她的。

  您有一条新信息,请注意查收。

  城。我去XX了。城,保重。

  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回?

  明天。不再回。

  为什么不再回?那里有亲人吗?

  没有亲人,喜欢一个人流浪。城,保重。

  我很担心你!

  我能生存。

  那座城离我这座城很远很远,也许这一生不会再见。

  所以。城,保重。

  咫尺天涯,却不见归期……

  对不起。查无此人。

  记得那晚她和我说,她为了买那束花,和那位老爷爷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那样她就可以挑我喜欢的了。花儿是紫色和深红色,我们喜欢的颜色。她说喜欢坐车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做一位长途列车的乘务员,这样就可以靠窗看窗外一路又一路的风景和过往的人。或是做一家网吧的服务生,这样就可以看看人们在这璀灿的夜里都做些什么。还有去云南开一家花店,她说这都是她未来日子里的梦想。

  这些记忆片刻间清晰起开,只是单纯的为怀念那个我喜欢的女子。

  她的QQ再也没有亮过,灰色,沉默,一动不动。

  再次点击她的QQ空间,对不起,查无此人。

  咫尺天涯,却不见归期……

  还有一句未来得及说的,保重。

  如果生活中快乐与不快乐只是一段插曲,我宁愿在单行线上行走。一直向前,没有思想,没有知觉,没有感情,没有记忆,没有留恋,没有后悔,没有遗憾,更没有爱。直至彼岸,灰飞烟灭。没有人记得我,我也记不起任何人。她走了,去了狠远狠远的城,今生不会再见。

  后来的一年,我去了很多城,仿佛流浪般的行走,路上遇到投机的朋友,却不曾为各自停留。

咫尺天涯却不见归期至季陌日志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