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枫叶红透时日志

时间:2018-09-18 日志 我要投稿

  “当枫叶红的时候,你会得到……”晓枫轻叹了一口气,和上手中的书。他将台灯拉灭,灿烂的星辉同时从灯光的束缚中挣脱洒满了整个房间,晓枫略微有些疲倦了的眼眸出神地望着窗外,嘴角那一丝泄露出的笑意表明了他这个时候心情的愉悦,那双深邃的双眼似乎还想从窗外灿烂的星空中找到什么……

  清晨,大地上的一切都显得有些睡眼惺忪,晓枫猛地打了个激灵,睁开眼睛一看,竟发现自己已经在书桌边睡了一夜,晓枫揉了揉因为着凉而有一点疼的头看了一眼书桌上摆着的闹钟。已经是早晨五点三十分了。“不行,再不加紧时间就要迟到了。”晓枫有点着急,他急急忙忙地收拾了一下,从冰箱里抽出一盒牛奶与几块面包,手一拉自己的书包拿上自己的外套便冲出了门外。偌大的房间回荡的只有铁门碰撞的声音以及闹钟的‘滴答’声,这个屋子显得有些冷清……

  从小就没有了父母,自己很早就学会了自立赚钱的晓枫,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读高中的,他走在马路边,不是的乱望,熟悉着四周的环境,不是的他还咬一口自己手中的面包。街道四周的店铺现在已经开始渐渐地开始营业了,行人还很少,有的只是一些和他一样需要早起的和一些习惯早起的人。

  晓枫独自地走在路上,在赶路的同时他也在飞快地消灭着自己手中的早餐,忽然意外发生了。晓枫在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他那时正在低头赶路,因为在不远处就有一个车站可以到学校了,突然她觉得自己眼前一暗,接着他便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到晓枫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地上而在他眼前却不再是蓝色的天空,而是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正惊愕地望着自己,乌黑头发散落在晓枫的两边,那一刻天仿佛静止了,那一刻,两边枫树上本就已经是微微泛红了的叶子也仿佛更红了,风吹起一片片落下的枫叶,反复也想要遮挡这羞人的一刻。

  忽然那双眼睛的主人仿佛反应过来似得,“啊!”的一声她坐起了身“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啊!没关系的!你……你没事吧……”晓枫望着对面那个女生:一袭淡黄色的长裙在风中微微摆动着,一头乌黑的头发大概是刚才将发带碰撞下的缘故,现在正肆意飘散在后面,一双扑闪闪的眼睛现在也因为这件事蓄满了泪水,大有决堤的意味。晓枫是第一次独自面对一个女生,而且现在还是一个Angel型的女生,晓枫现在有些尴尬,平时打起键盘很灵活的双手现在竟是怎么放都不是滋味。

  对面的Angel在听见晓枫说没关系的时候,眼中的雾气才渐渐地散去,精致的粉唇也抿了起来,双眼弯成了一个小小的月牙儿向着晓枫微微笑了一下,就这一笑,晓枫竟有点荒唐的觉得在那一瞬间天地都会为之失色,鲜花也会在那一刻羞愧地低下头去。“谢谢你的原谅,我为我刚才不礼貌地举动向你道歉,我叫瑄思甜,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哦!你好思甜小姐,我叫章晓枫,很高兴认识你!”晓枫在无意识地接下思甜的问话后,脑海中仍然回想着刚才她一笑倾城的样子,而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种尴尬的氛围已经悄悄地在四周弥漫了。

  就在晓枫急的不知应该再说什么的时候,一阵汽车的鸣笛声将他惊醒了,“啊!对不起思甜,我要去上课了,再见!”说完,晓枫竟抛下思甜一个人疯狂的向车站跑去。已经入秋的凉风中,思甜脸色微红地望着晓枫奔去的方向:“他……刚才……叫我思甜吗?为什么我会感到心跳加速呢?”思甜神色略微复杂的望着晓枫消失了的方向。而因为自己一时的口快而造成美人儿惦记的晓枫却仍在向车站跑去……

  “叮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在城市的郊外,一座造型古典的学校巍然耸立在一片枫树林中,那独有的古钟声也预示着学校新一天的开始,这座学校是不同于其他学校的,因为这里只有音乐的学习,而且来到这里的学生也都是有自己独到的音乐天赋,并且每个人都拥有一些除音乐以外的独特的天赋,他们在这个学校里修满四年就可以选择直接升学或者去学校安排的单位工作,不过可惜的是这些工作单位都是不怎么样的,在这学校里也出过好几个着名的艺术家。

  走在那枫叶铺就的林间小道,一路上不时地可以看见边上有学生或抚琴,或拭笛,无一不是在这静谧的大环境中安静的练习着,有时甚至可以看见在一处幽雅的古亭中有一对情侣的合奏,引得旁人纷纷驻足屏息静听着。学校里陆陆续续的开始进来三三两两的学生,在他们开始准备早自习的时候,高二三班的班级门口,“报告!”一个男生气喘吁吁地扶着门向班级里那位可敬的老师不停的抱歉,那位可敬老师只是微微地笑了一下,略微地说了“不要再有下次了”之类的话后就让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当晓枫听到老师让他回座位去,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心中也暗自侥幸自己因为会弹古琴才可以到这所“枫之学院”来读书,而且他也早就在来这之前就打听到这里不管老师还是学生的涵养都是很好的,个人修养十分好,今日一见,果不其然。晓枫坐到窗边的一个位子上,趁着讲台上老师投入的上课的时候双眼出神地望着窗外飘着的枫叶,“从今以后,自己要在这里生活很长一段时间了……”窗口的章晓枫手托着腮帮子,出神地望着窗外。而在他的上方窗口,同样有一抹淡黄色的身影也和晓枫一样做着同样的事情……

  黄昏,那一片枫树林仿佛被施了魔法,所有的一切仿佛被染上了金色。随后在一阵悠扬古朴的钟声中,晓枫终于结束了这一天的学习。学校里的人渐渐地变少,当人都已经消失不见的时候,晓枫才缓缓地从学校里出来,他独自来到一处幽静的亭子中,轻轻地放下手中古琴,一曲“秋风辞”悠然从亭中传出:风轻卷起地上的枫叶却并不想打搅他,不远处还隐约传出溪流的潺潺声,仿佛是为了迎合他的琴声而呜咽着,百灵鸟在枝桠上也停止了鸣叫歪着脖子静静地听着他想表达的情感。“啪”曲子终是终了,从晓枫微颤的眼角处落下了一滴泪水掉在古琴的琴弦上。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心中不自觉的感到有几缕哀愁隐隐萦绕在自己的心头久久不散,晓枫苦笑的摇了摇头,心想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竟会因为一首曲子便觉得自己的心很痛一般似得。晓枫收好自己的古琴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竟听见背后有隐隐的抽泣声“谁!”晓枫转过身去:凉风习习的黄昏下,在凉亭不远处,一抹淡黄色衣裙的靓影亭亭立在那里,手中还握着一支青翠欲滴的竹笛,满是泪水的眼睛默默地看着他,晓枫有点反应不过来,他想不到身后竟是她。那一个黄昏,枫林晚亭下,一紫衫少年,一黄裙女子,思源琴,玉枫笛,琴笛合曲,麒戏麟,凤求凰……

  夜晚的城市仍有点喧嚣,晓枫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合上书拉灭了灯,又抬头看着窗外,脑海中又想起当日与那黄裙女子琴笛合曲的情景,嘴角又不自觉的流露一抹笑意。那日,晓枫面对着终于哭了的思甜同样的束手无策,只能够在一边不停地道歉并说笑话想要逗她开心,可换来的效果似乎并不怎么明显,当晓枫终于抽出自己的琴时,琴身上的‘思源’二字不自觉地吸引住了她的目光,她叫住晓枫问‘思源’是否是这张琴的名字?

  也许知道自己的琴名和她的名字看起来很有关系,晓枫支支吾吾地才回答说是的。思甜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微红的拂过自己的竹笛,晓枫因为尴尬只是低头不知道再弄什么,并没有注意到笛子末端鎏金的‘玉枫’两个字。少顷,空灵飘逸的笛声终于将晓枫吸引了过来,不自觉地,他的手竟鬼使神差的再次抚过琴弦开始应和起那笛声。琴笛的声音竟在那一刻完美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在那一刻天地间万物仿佛也都已静止只为聆听着二人的天籁之声……

  三个月后,“枫之学院”举行音乐比赛,晓枫与思甜合奏获得巨大反应。夜晓枫与思甜在第一次合奏的凉亭,他们再次合奏当日之曲。曲终,彼此久久对视无语。夜,晓枫第一次拉起思甜的纤手。夜,枫树林中的枫叶红透了……

  “当枫叶红的时候,你会得到——纯真般的爱情……”

当枫叶红透时日志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