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60后真的不懂爱日志

时间:2018-09-18 日志 我要投稿

  前言:这些日子,我在QQ群里听80后、90后们神侃爱情,男女生“两派势力”旗鼓相当,最终没有结果,只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双方都对爱情产生绝望。突然有一天,有一位朋友问我:“你属于60后,60后的婚姻几乎都是包办的,60后懂爱情吗?”下面我讲一个关于60后男女生之间的真实故事,故事中有无爱情,您看完后,再发表意见,为了写的方便,男主人公就用“我”吧。

  82年,我高考意外地落榜,转眼间前途变得一片黑暗,只得暂时在父亲当时任职的一个小作坊式的厂里打打杂,厂里有十几个工人,包括2名女生,年龄和我相仿,其中的一位就是这个故事的女主人公,在这里就称她A吧,我和A同在一个车间上班,因为我当时心情差,我和A只有工作上的交代,半年之内,我们之间没有故事。

  半年之后,我强制性地平静了自己,开始计划前面的路,也开始主动接触社会,接触身边的人渐渐地我和同事之间的交谈就多了,当然跟A就更多了,偶尔也玩笑,偶尔也暧昧,就这样半年又过去了。

  又一个春天来临了。有人说,春天是鸟语花香的季节,更是情人的季节,那时的我和A都不懂这些。

  有一天,厂里给每一位职工发一张免费的电影票,我去拿票时,发票的那位长者笑着对我说:“你的票A拿走了,A并留下话,让你在电影院门口等她。”

  那个年代的乡下电影院,其实只是一间大屋子,能容纳300——500人而已,座位全是连在一起的木头凳子。到了晚上,我在电影院门口见到的只有A,没有别的同事,我当时没有多想,就和A很快地进去了,奇怪的是我和A的座位竟然让我的同事们精心地留在了一起,那天晚上的电影,我不知道什么内容,回来的路上我问A,她也不知道。

  类似的电影我和A看过几次,结局都一样。

  父亲在厂里拥有一个临时休息室,不过他不用,基本上属于我,我也只是在不上班的时候,在里面看看书、写写日记什么的,因为房间里没有多少秘密,门是基本不锁的,除了A基本上没有别人进去,A也只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地溜进去看看,什么也不做,只要发现我回来,马上低着头、红着脸、翘着两个小辫子,匆匆离开。渐渐地我和A单独相处多了,但说话却少了,言语之间好像只有关心,有时A也偶尔要求我陪她上街买红头绳、手绢、发夹之类的女生用品。就这样一晃几个月就过去了,好快好快。

  在那个年代,我们那里农村的男生一般20岁多一点都基本上结婚了,男女双方没有太多的要求,比较简单,因此我父亲在背地里很快地为我张罗对象,让人可笑的是,我竟然在头一天晚上才得知我第二天必须去相亲,连女方是谁都不让我知道,记得父亲头一天晚上只给我交待了一句话,犹如“圣旨”,大概意思是这样,明天你跟谁(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在谁家见面,只许对方不同意,不许你不同意,如此霸道的语言,我听后,犹如五雷轰顶。

  于是我被爱了,一切都很顺利,且无可奈何。

  因为在那个年代,“自由恋爱”、“自主婚姻”属于敏感词,是会在第一时间被封杀的,被“爱”被“结婚”才是主题,是现在的80后、90后所无法理解和承受的,爱在当时是被压迫的,无法反抗。

  由于厂子经营不善,被迫倒闭,我也只得在父亲的“建议”下到另一个厂子里担任采购员。父亲也很快听到关于我和A之间的传言,马上为我举办了婚事,A也是,而且嫁到了离我家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和A从此音信了无,只听说她婆家很穷。

  从那时起,我的日记定格在我和A之间曾经发生的故事里,而且延续了很多很多年。

  很偶然的一次机会,我从A的妹妹那儿得知A在本县城的一家某某培训班学徒,我借口出差,这样我们就又一次见面了,中午,我们一起来到距离我住的旅馆很近的一个很小很偏僻的饭店,我本不喝酒,那天我喝了,她也喝了,但那天我们的泪水比喝的酒水还多,我们一直相望无语,离开时饭店的老板流泪地拒收我的饭菜钱。

  回到旅店,我斜躺在床上,她帮我脱到了鞋子,扶正了我的身体,为我盖好了被子,理顺了我的头发,轻轻的、久久地抚摸着我的面庞,临走时,只在我的脸上留下了两行清泪,哽咽着说:“我——走了。”别的什么也没有留下,甚至连一个现在年轻人认为最廉价的吻。

  2年以后,长大了的妹妹,有一天突然告诉我:“前不久的一天,嫂子不在家,A到家里来过一次,只是一个劲地问你这方面那方面,最后叫我领她到你的书房里,看看这个摸摸那个,临走的时候眼泪汪汪,什么也没有说。”我沉默不语,由于妹妹当时也已经是大姑娘了,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笑着问我:“哥,你们爱过,是吗?”我飞快地转过身,走进了我的书房……

  那晚我彻夜无眠,但妻子在我的怀里睡得很香很沉。

  PS:别问我对我的妻子有没有爱,我只想说有疼就够了。

难道60后真的不懂爱日志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