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学生的寒假周记

时间:2017-12-05 周记 我要投稿

  导语:寒假是一个令人无比盼望或是想念的日子,我们可以很朋友一起打雪仗堆雪人,也可以静静的待在家里,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整理分享的高中学生的寒假周记,欢迎阅读参考。

  高中学生的寒假周记

  从遥远的乡下来到我家,她脑后盘着一个发髻,身穿一件沾满了尘土的蓝布衣,脚踏一双洗的发白的黑布鞋。这位奶奶当然不是我的亲奶奶,她是在我爷爷去世后,我的奶奶请她来我家帮忙干活的。由于这位奶奶人好心善,我爸爸是她带大的,所以我爸爸也尊称她为“妈妈”。也许因为她不是爸爸的亲妈妈,与我并无血缘关系,所以我不屑也不愿理睬“土”气十足的她。爸爸妈妈却对她极为敬重,要她在我们家安心养老。

  随着时间的推移,时节已进入了深秋。那天天气骤冷,还下起了蒙蒙雨,天阴沉沉的,空气里透着一股刺骨的寒意,坐在教室里的我冷得直打颤。这时,一位同学跑来告诉我,一位老婆婆为我送伞来了。我的心陡然一沉,悄悄地奔出了教室。

  我曾经委婉地对她说过,没事就别来学校,我害怕她的那般装束会引来这些城里孩子无端的哄笑和蔑视的目光。一想到那令人尴尬的情景,我顿感不寒而栗。全身不自在的奶奶正站在一堵墙前,她的身影就像干枯的小树在风中摇曳,阵阵干咳的声音不时从狭长的走廊传入我的耳际。我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奶奶一瞧见我,两眼一亮,原来盈满焦急之情的脸,立刻荡起了笑意,“孩子,天冷了,我怕你着凉,给你拿来了伞和衣服。”说着便把伞和深藏在怀里的衣服送给我。“好了,快上课了,我该回教室了,你也快回去吧!”我说。

  “嗯……”奶奶的声音有点涩,一阵风吹过,她裹了裹上衣,孱弱的身躯在风中颤抖。

  “孩子,先把衣服添上,别感冒了,还有……”。

  “别啰嗦了,我知道了!”我嗔怪着。

  她一时愣了,她万万没料到满腔的热情却迎来了一张冷若冰霜的脸,说话间,我忽然发现她额前的头发是散乱的,而且还滴着水,身后的衣裳已被雨水打湿了,紧贴着背,我霎时明白,其实她比我还要冷……

  那蜡黄的脸掠过的一丝失望和感伤更是深深地震撼着我,使我不知所措……我意识到,她这么大年纪,大半辈子的劳苦,大半辈子的沧桑,如今竟连对孙女的关怀也不被理解和接受,这确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啊!

  曾听爸爸说,当年因为爷爷早逝,奶奶便请她来打点一切。她也是早年丧父,无儿无女,便任劳任怨地为我们家干了一辈子活。养鸡、养鸭、种地、照顾孩子,她无所不通,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以致我们的家由原来的拮据到后来竟逐渐宽裕。她,就像一只蚕,为我们家吐着绵绵的丝;更像一盏灯,默默地放射出全部的光芒,直到老得不能拿起一样活。

  现在,她又把那伟大的爱延续到我身上,而我那苍白的虚荣心却使我看不见她对我的爱。我抚摸着怀里仍带着余温的衣服,一股揪心的愧疚袭上心头,鼻子一酸,双眼不由得模糊了……

  泪眼朦胧中,奶奶已默默地走进了雨中。秋风飒飒,掀动着她的散发,阵阵咳嗽声,回荡在茫茫的雨里……秋雨就如绢丝一般,又轻又细,无声无息,那么滋润,那么温柔。深深地愧疚,再一次使我的泪水涌出,扑簌簌地滴落下来。

  高中学生的寒假周记

  昨晚,下了一场鹅毛大雪。清晨,我朝楼下一看,地上铺满了白色的雪。连屋顶上,树叶上全都是,真美啊!所以我一吃完早饭就跑下楼和一个小哥哥一起玩雪,我们用雪做成了雪人、山峰和几个小动物等等,还打雪仗,真好玩!然后我们各自拿点雪,回家了。

  回家后,我就用雪做了一个城市的房子,我先把雪做成一个长方体,然后画上一条一条的花纹,这个房子就做好了。可我抬头一看光芒四射,呀,太阳出来了,雪开始融花,这场雪虽然已经离开了我们,可它给我们带来的欢乐是无穷无尽的。

  今天,夜晚我和爸爸、妈妈一起看见许多烟火,听到许多鞭炮声音,还放了一些烟火和鞭炮。这要从爸爸到金盛百货大市场买完烟火和鞭炮说起:这时爸爸在看报纸,我们才刚刚从梅花山到外公家。外公家已经准备吃晚饭了,吃完晚饭后,我和爸爸就下楼放鞭炮了,这鞭炮太响了,小汽车都“叫了”。放完鞭炮后,我看见了许多美丽的烟火:有的像喷泉,有的像流星闪过,还有的烟火后会变成红的或绿的小降落伞等等,真是五花八门。我们放的烟花名字叫“天命之意”和“春雷炮”,一个39响,一个48响。我最后想说:“你们燃放时要注意安全。”

  愉快的星期天,我把作业“消灭”后,“终于属于我的小天地喽!”我不由自主地扑向快乐天地的怀抱,我高声欢呼起来。

  我拿起了一本favouritebook——《皮皮鲁和罐头小人》。超级搞笑派皮皮鲁直把我逗得哈哈大笑,我尽情地在快乐王国里遨游,哼着悦耳的小曲,唉,好景不长啊!从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宝贝儿,吃饭了!”妈妈喊道。妈妈打扰了在快乐王国中游玩的我。我轻声答道:“哦,来了。”嘴上这么说,可我还是津津有味地享受读书的乐趣。“快点,快点”妈妈又催促道。“来了,来了”我心不在焉地说。“唉!真烦,好不容易有充分时间看书,又要吃饭。”我皱皱眉头,嘴里嘀咕着“等会儿,等会儿”。我不吃饭妈妈就是不肯罢休,又开始了她的唠叨工作——“饭都凉了,快,动作利索点儿。”我真受不了,妈妈的喊声又来了,我只好很不情愿地放下课外书,嘴里小声埋怨着:“真扫兴,大人真是烦,变成了扫兴星期天。”

高中学生的寒假周记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