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日记:云横秦岭家何在

时间:2017-10-13 著名日记 我要投稿

  这阵子总是会想起这句诗:云横秦岭家何在,可能有一些断章取义,又绝对是内心的真实流露。各自的心境,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切身体会,也不乏许多的真实与无奈,无论如何,都必须面对。当然,有几许纠结和恋恋不舍,也很正常,所谓人之常情,指的就是这些,每个人的心里,总会有些不能随便触碰的角落。

  前些时候家兄来电话,说老家的一排砖瓦房,全都垮塌了,兄弟仨的十余间房子,就这样坍毁了。家兄自嘲的口气里,有些无奈,更有些不舍。这样的心情,我也一样,尽管我早已不在老家生活,在心里,总是放不下那个地方,那个院落,组成那个院落的人情,一门一窗,一砖一瓦,都格外亲切,在心底都无可替代。尽管由于很多原因,难得有时间回老家看看,但是时不时在梦里会回到那个小小的山村,有过的光景又会一点点还原。

  老家在半山腰上,依山借势,居住在一起的有一个自然村落,二十余户人家,都是一个宗族的后裔,说得上亲不见疏,红白喜事,都集中到一起张罗,平常有个事情,也少不了有人帮衬。平日里也有小矛盾,也会争也会吵,关键时刻,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就没有人会放在心上。要是有人转不过这个弯,那就要遭到老老少少的指责。人情味、乡土气息,在这样的山村里,多少年都没有寡淡,哪能轻而易举就变了味道?对于聚居在一起的乡邻而言,这两样尤为重要,无疑,这也是一种不能弃置的传承,不然,宗谱上正正规规刻上“新安家声远,熙湖世泽长”又是为啥?。

  到了父亲那一辈,岭上人家就已经是枝繁叶茂了,到我们这一辈,就更加兴旺。岭上这个村落,可以说到了全盛时期。但又如古语所言,亏满盈,不可逆转,盛极之时,也埋下了衰微的伏笔。也就从这时候起,开始有人离开村庄,走向外面的世界,也有人把家搬离到镇上、山脚下。能够更方便、更好的生活,选择离开,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只不过,山岭上的村落,就不再像先前那样有吸引力,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飞向山外,在城市里扎根,村落里的人口,急剧减少,那些曾经人声喧哗、灯火摇曳的人家,慢慢就没有了声息,只余下那些房屋,在做最后的坚守,曾经的生机勃勃,也就这样慢慢消弭。

  我不是第一拨离开村庄的人,在我之前、在我之后,陆陆续续都有人离开,也正是这样的迁徙,把村庄、把自己的家,就置身后于不顾。确切说,是没有时间、没有精力,落地生根的村庄、生养自己的庭院,还有父母亲恩、姊妹兄弟,哪能就这么轻轻巧巧放得下!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走上这样的长路,就只能咬紧牙关、义无反顾,就不能轻易回头!

  相信这是很多人内心里都有过的想法,相信很多人也因此内心里有不少解不开的结,也没少经验人在远方的孤独与寂寞。有能有什么办法,所有的这些都只能默默忍受!几乎所有走出家门的人都是这样,脚下是一条路,心中有一个家,停不下脚步,望不见家门!

  无法揣测别人的内心,只清楚自己的所思所想,但我相信,总归会有一些共性,共性的认知,共性的思考,甚至共性的感受。究竟要怎样来就读“家”的内容、“家”的含义,一千个人绝对会是一千种答案,但是,“家”就是爹娘兄妹、就是血脉亲情这一条,一定都有,换言之,“家”就是生命开始的地方,没有“家”的滋养,又何来现在的身体发肤、万千想法!

  很多人都在城市里安下了自己的小家,但我相信,在他们的心里,永远都会有生命最初的那个院落,哪怕是很小的瓦屋两间,会一直都在,一世光阴里,都不能抹煞。这就是根本,不会忘本的人一定是绝大多数,做人,不管富贵贫贱,连根本都保不住,那还有什么话好说!

  兄弟仨在老家的房屋,分期建造而成,最早的,祖父和父亲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后在父亲手上、我们的手上,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几次增改而成,也就是说,每一砖一瓦,都见证了一个大家庭的发展和变化。我喜欢说房屋有温度,也因为如此。家,最直接的影像,就是一间一间的房屋,就是一扇一扇门,一扇一扇窗户,就是一个小小的院落,就是院落里周年洋溢着的温馨气息!

  现在,这些房屋都坍塌了,留在我们记忆里的这个家,最终是这个样子,不免叫人唏嘘。自从离开之后就清楚不过,迟早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我总是奢想,这些房子存在的时间能长久一些,哪怕最后跟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只要不倒,给人的感觉绝对就不会一样。

  但是,这些房子,终究没能抗拒过时间的漫失、躲避掉风雨侵袭,还是就这样倒掉了。不能说没有感触,但我相信,一个故事的结束,绝对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世间万物,相互转化。对于我们这些离开的人而言,意味着更多的开始,关键是,不能忘怀过去,不能忘本。

  依我想,家,是具象的,也是抽象的,是物质的,更是精神的。别人是怎么解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总是认为,在我们的精神里,一直都会有一个家,是生命开始的地方,也不完全是,只要存在,灵魂就能有寄托,再孤独、在寂寞,都会有一片疗伤的地方。

  再来想这句诗,云横秦岭家何在,有些茫然,也有些坦然。世间万物、宇宙洪荒,历来都是变化万千。只要在我们的心里,始终都有一块让内心温暖的地方,始终都留存有最美好的记忆,不管人在何方,又有何妨。

随感日记:云横秦岭家何在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