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日记:我听着你的话

时间:2017-10-13 著名日记 我要投稿

  早上在薇薇新娘婚纱摄影店门前一个小摊子上过早。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他面前的一整笼包子一杯豆浆一大碗稀饭都吃完了。他微笑着坐着,好像是看着我,又似乎没有看着我。我端详老人,发现他黑发较密,脸上皱纹较多,皮肤松塌,衣着普通,脚上的黑皮鞋很干净。老人在回答坐我旁边的一位老妇人的问话时,说自己90多岁了,这让我很惊讶,于是细细地听老人对一些提问的回答:“我没有染发。”“我的老伴50多岁。给我生了一子一女。她现在上海做医生。”“前头一个70多岁,生了两个女儿,通城人,还在通城。”“我是江西株树的。”“我是湖北中医学院的。”“我七八十岁时还喝酒。那时通城没对手,五瓶枝江大曲,一杯一杯倒,不歇伙。现在不喝了。” “我从来不戒酒。不喝了就不喝了。”大家都轻轻笑了起来。我点的是半笼小包子(6个),一杯豆浆,两个大面窝。我慢慢吃,一样样吃完,只有端上来的拌料没有动筷子。我真想多听听老人的故事,但因为要去银山照相馆取相,只好问了老人贵姓之后,起身离开。

  取过相后,经步行街去人社局。先一楼社保核标大厅咨询,再上五楼问到卢局长,在桌上取一支笔,从打印机纸盒里取一张纸,记下一些信息。继续上八楼,找金队长拿一份劳动合同。回一楼大厅,再问一事。到关刀镇小,找到葛校长,请他说他们学校临时工买保险的情况。原来,他们买的不是在人社局里的社保,而是在行政服务中心的灵活用工养老保险,年缴额要少很多,程序也简单多了。从葛校长办公室出来后,我又找李晓霞园长要了用工协议书和家长安全责任书两个电子稿。

  在关刀菜市场买9块白豆腐顺道送到云水老屋。星期天我给母亲电话,问需不需要我带东西回家?母亲说家里都有,后又来电话说吃油豆腐吃嫌了,买些白豆腐吧。云溪湖大坝正在整修,禁止车辆通行,我只好经由西岸到学校,已经是11点多了。向仪器站发一邮件,和乐、金一起张贴好《缤纷校园》第10期。午饭时,叫了行政会成员边吃饭边开会。一人一碗饭,围着桌子上的炒胡萝卜煮白菜炒油豆腐辣椒炒肉四个菜,说说,听听。先听会计培训回来的徐丹说新的会计做帐法,听“哪个领导吃的饭要哪个领导签字”等很美好的新要求。我约略反馈一下上周开学检查的一些情况,对几位年轻人提些迎检建议;说发工资的想法;说给聘请人员买保险的程序和标准,安排明晚的会议。结束时,也不知道同事们吃了些什么,我是完全没吃饱,桌上剩下来的菜已经全冷了。

  饭后,签报李园交来的幼儿园三位留下来的主班老师寒假工资表,收下他代收的邮局送来的一个小包裹。寄送人是武汉育才小学的张莉老师。拆开来看,是两张《天文》光碟。真是谢谢张老师的细心和辛苦,去年暑假在华科进行小学科学教师培训,她是主讲老师之一,讲的内容就是天文观测。13点多离开学校,到云水点,轻轻地上二楼,在教室门外听听丁老师讲课的声音。

  约老同学李经理一起到云水老屋。老屋拆了后,虽多日阴雨,但两个舅舅和大伯、关玄哥都抢时间干活,今日已经在搭地脚梁架子了。家里请李经理帮忙解决地基落脚缺土的困难。听李经理说一个大而好的方案。

  下县城,再去人社局。从人社局出来后,已经是16点多了,再骑摩托回学校太辛苦,于是决定今晚住县城。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买新公文包的念头,还是去把小姜送我的小包换个拉链继续用。去粮道街,找到门口一位老师傅,坐下来,看她取下冲钉,拆下拉链,比剪下一截新拉链,装上拉锁,在机子上缝拉链,新装冲钉。当我付过钱,站起身来,看到明了媚了一整天的天空终于昏了黄了起来。

  今日收到北京王泳先生应邀请写下的校刊题名电子版。王老留言:“还有什么要求请告知。”这更让我很感激,很开心。

校园日记:我听着你的话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