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日记:所有的情节都停留在最美的光景

时间:2017-10-13 著名日记 我要投稿

  刚完成一个项目,意味着又有一段清闲的时光躲在阳光下偷懒了。

  考拉爸要去帝都办事,正遇我有假期,

  于是乎被他坑蒙拐骗生抓硬拽带着我和考拉一同前往。

  我们不是第一次来到皇城根脚下,但每次都是浮光掠影,来去匆匆

  作为过客,走马观花只能看见拥挤和脏乱,车水马龙,人潮如织

  交通和气候是帝都的硬伤

  桑拿已经不足以形容那些日子的闷热了,不停地赶路。弄得有些灰头土脸。

  帝都城市规划不是很新的感觉,有点儿旧旧的,不算美好

  的哥宰客,大多数人都遇到过。

  但帝都的士有多烂有多黑就不多说了,一说全是泪啊!

  虽然说随地吐痰是国人的诟病,大江南北都有

  但在帝都能看到那一地的斑斑点点,还是被惊到了。

  而真正属于老北京的味道,越来越被浓厚的商业气息所代替了。

  惋惜。

  当然,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内涵和灵魂

  帝都更是一个文化底蕴很深的城市,

  她的厚重,是经历过几代王朝更迭后孕育出来的,就算破破烂烂的四合院,里面的每一块石头都是有历史有故事的。

  这种东西可能不是纸醉金迷,但是比那些纸醉金迷的东西更值钱,因为精神始终是高于物质的。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低调奢华吧!

  都说,只有远行,才能看到另一个自己

  可每次和考拉爸一同出行,除了发现自己特二外,

  更发现考拉爸的形象一次次被刷新,一次次被考拉点赞

  对于一个迷糊蛋来说。哪怕带指南针出门,也未必找到方向

  可是,只要和考拉爸一起出门,我放120个心。

  在丛林般的都市里,他总能带着我考拉达到目的地

  烈日炎炎

  我把一瓶没开过的纯净水落在公交车上的

  考拉渴了,闹着要喝水

  附近找不到商店,考拉爸没说一句话,

  满头大汗从远处买来两瓶水

  心存愧疚,虽然口干舌燥。但决定惩罚一下自己

  考拉爸说:我知道你是想体验一下中暑的滋味。我也没有体验过,不如我陪你一起感受吧!

  万一我们都中暑了,我们考拉怎么办?

  你说呢?他水递给我。

  好吧!我是为考拉喝的,不是为自己的。

  顺着台阶下,咕噜噜,牛饮,半瓶水立马消失。

  回到旅馆

  父子俩美美地洗澡出来

  轮到自己时。手滑,失手把旅馆的喷头弄坏了

  考拉爸检查过,确定不能恢复原样了。

  他叹气说:你这个女人啊,还能做点好事吗?

  考拉也说:妈妈。损坏东西要赔偿的哦!

  父子俩的话,让我汗流浃背

  第二天醒来,考拉依然呼呼大睡,考拉爸不见了。手机留在床头边

  疑惑

  正要出门寻找,他回来了,手里多了一个新的喷头

  心虚不敢和他说话,默默看他把坏的换下装上新的

  考拉爸,对不起,又给你添乱了

  考拉妈,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自己人呀!

  你一家人说两家话,分明把我当外人对待嘛!

  额——

  以前,无论衣食住行,只要在能力范围内的,对自己总是有求必应

  自从立誓要做一个勤俭朴素的劳动妇女后,慢慢改掉了大手大脚的坏毛病

  帝都之行,除了给考拉买他喜欢的东西,自己基本没买什么

  我想,女人大都是美衣的俘虏

  在一件中意的连衣裙前,我犹豫了一下脚步,但很快就走开了

  考拉妈,喜欢就买了呗!

  以为他只顾陪着考拉玩,没想到这么一个举动也被他发现了

  我笑笑,摇摇头

  他让我试一试那裙子,然后悄悄耳语:考拉妈,给个面子,穿漂亮一些。千万别为我省钱,为你和儿子花,我乐意。

  好吧!给你点面子,我勉为其难收下啦!

  行了,就别换下了,穿着走吧!

  妈妈,爸爸意思说,送给你了。

  哈,若他们眼睛能透视,一定看见我心花怒放的。

  人行道上落满了淡黄花色小花,风一吹,纷纷扬扬落在身上,美极了

  问了一北京大爷,他说这是槐花

  考拉和爸爸走在前面

  我负责在背后拍照,阳光下,父子俩的身影一次次融入镜头里

  考拉忽而欢笑忽而奔跑,考拉爸紧紧跟在他身后

  那画面,简单真实又美好

  一对情侣,站在槐树下,女孩的眼睛进沙了

  男孩对着女孩的眼睛轻轻吹

  我用焦距悄悄对准他们

  那一地的碎花,那微风,那树影,还有那花雨

  原来,韩剧就是这么拍下来的

  开往西站的公交车上

  考拉睡着了,我也昏昏欲睡

  考拉爸突然对我悄悄话:考拉妈,我被靠窗的那女的惊艳到了。

  我立马睡意全消,隐蔽地掐了掐他大腿,压低声音;说,哪个女的?

  诺,就左边窗口的。

  偷眼看,横对窗坐着一个女人:身穿整套猩红色衣服,脚踏白色运动鞋,微胖,短发,大墨镜几乎遮了半边脸,只露出醒目的大红嘴。

  嗯,的确是够惊艳的。可是,考拉爸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重口味了?

  咿呀,你口味变重了哈!

  没有,还是很清淡的。他看起来很无辜的样子。

  一身的血红,是够淡的。

  哪来的血红?明明是白色的衣服。

  难道是我色盲了?眨眨眼,还是那一身红啊!

  你到底什么眼神啊!我说的是红色女郎背后的。

  噢!再偷偷看

  嗯,真的是一个好气质的女子。

  长发,淡衣,头倚在窗边安静坐着,再闹的场合,看到这样的画面,都静了,

  哼!我又掐了他大腿:心猿意马了吧!

  呵呵,不瞒你,这是第二个惊艳到我的女人。

旅行日记:所有的情节都停留在最美的光景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