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日记:给力,期中过后的松散

时间:2017-10-23 著名日记 我要投稿

  本周事情多多,期中成绩,生病,校运会,意外之夜。

  星期一请了一天假,三点才悠闲的出门往学校去,一路颠着,还看着《女报》,头疼了。学校很热闹,到处都是人,操场是可怜的练操的人,饭堂门口聚了一堆疑似模联的人,胥姐也在其中,他一见我就感叹,班长你回来拉,你让我们压力好大啊。!数学140!我也震惊了一把。在饭堂遇见吃饭的娜娜和嘉欣,嘉欣又说了一次。好吧,我雀跃了。毕竟,这样的事,一辈子能发生个几次,颠峰。

  一天都没有上课,都在讲试卷,所以拿了同桌的卷子在对答案,对完就完事了,晚上也没什么心思做作业,其实也没什么作业。伴随着头痛,又开始看《青年文摘》,晚上回到宿舍,胃那是纠结的疼。逸君,问我是不是胃酸过多,她之前就试过。我打给老妈,汇报我的身体状况,我没想要回家的。

  星期二,早晨依旧是糯米卷,美味可口。中午吃完饭堂的饭,又发作了,可是,我已经慢慢的吃,慢慢的走。想想我之前,五分钟吃完饭,快步上七楼,冲凉,快节奏的生活让我觉得很疲惫,但是又无可奈何。因为我懒得下午回来了,所以肯定会在洗澡之后把衣服也洗了。但是,我为了照顾我的胃,我选择了,慢慢来,这是我想要的慢生活,只是与高级格格不入。

  晚饭过后,我还是慢慢来,回到宿舍后,却开始拉肚子,我洗完澡,去了校医室。他表明可以让我回家,但我觉得等待。又跑了两趟厕所之后,我还是决定回家休养了。老妈直接带我到留医部了,我有很多年没有在那看过病了。

  看病的手续都忘得差不多了,妈妈也是。最惊的是医院按我的肚子的某部位,我说有点疼,他忽然表情严肃,拉了帘子,我躺在一个床上,他又按来按去,我并没有太痛,他才不那么严肃。他说幸好不是阑尾炎。我也吓了一下,那时已十点。抽了血,就说是急性胃肠炎了。

  留医部的输液区有点类似流水线?我在那吊水吊了四个小时,一直吊到凌晨两点,滴完了750ml的液体。老妈很累,在车上睡觉,但是很冷。老爸很无聊,看完我的《青年文摘》,看《女报》。我抱着电视,《再次微笑》,好烂的韩剧,幸好TVB午夜场有《通天干警》,大爱的黎姿和陈豪。

  星期三就休养在家了,老爸看我对着电脑不爽,硬是使唤了我搞了一会卫生。晚上妈妈回家的时候,就不舒服了,她也拉肚子了,应了老爸那句,一家三个女人,轮流病。妈妈却说,本来就有想生病的迹象了。她没有去看医生,冲凉吃药睡了。第二天,起床就好多了。

  本来星期三中午是要去拿班服,我没有去,所以叫姚帮我去拿了,谁知道,码数不对,害得她星期三晚上一个人在外面改衣服,我觉得很抱歉,而且这一周,她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有一个晚上我看着她红着眼睛请假回家,蛮奇怪的。我好久都没有穿大红的衣服了,前面的心跳图有些奇怪,太小了,但是我觉得比去年二班的好太多了。今年二班的依旧很恶心,哎。

  星期四早上起床之后,我就自己坐车去学校了,体验了一下早上高峰期,1路车,上下两层都坐满了人,也站满了人,很拥挤。某几个车站都挤满了上班的人,售票员穿梭在人肉饼里,说大家都是上班的人,不要挤。整条路都是车,密密麻麻。人多,车多,真是大城市的通病。凭心问,有多少人会喜欢这样的拥挤,但是仿佛每个人都是身不由己,留在了这样的大城市里。说是说,寻找他们的理想,但有时候,有很多人,他们的理想并不在大城市里了。

  星期四早上,成绩全部出来了。

  语文119,数学140,英语118,历史75,政治82,地理64,班1年级2

  那地理烂到透了。但我确实是相当于裸考,所以没啥好说的,比起月考,居然还退了四分。比月考的历史进了一分。哈哈。

  对老爸老妈来说,这是个非常好的交代,借之,我又可以跟姐妹出去玩了。

  但是,我又不得不重新思考一下,压力究竟是好是坏了。一度,压力真的蛮刺激我的,高一上的第三次月考烂了之后,我压力颇大,大部分都是老爸的冷嘲热讽施加的,所以高一上期末来个大爆发。现在,高二上,第一次月考后,年级前十差一名,老妈觉得不满意,应该要前五,但是我低调,前十就够了。以为自己会压力很大,但是后来被井冈山一搅和,又被班服一搅和,考试真的无感,没有一点压力。成绩出来后,还这么给力。所以,压力是好还是坏,压力是需要还是不需要呢?我真想知道,所以无数次有机会经过心理辅导室,都很想去拜访一下那位听说很有名但经常不在学校的心理老师。

  星期四下午,运动会开幕式,例行之事就是SG之星颁奖拉,中考录取前十五奖钱拉。不过,这一回,很幸运的榜上有名,文科前三,理科前七?是这样吗,不知道了。第一次站在主席台前,面对着那么密密麻麻的学生,还有眼前那栋高级紫色建筑。眼睛不知道往哪看,手也不知道该怎么摆,也会想,自己的一个小动作,会不会被底下的人看得一清二楚。也在回想,自己一年前,站在操场上,看着主席台上的人的心情。但早已忘了是什么,因为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站在那里,有那么辽阔的视野。校领导在讲话,我就一直在扫视高级那栋教学楼,在想,两年后,我在这里,究竟会留下什么,又会带走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会有第二次站在这个主席台上的机会,第三次?最后一次呢,会是高考完了之后,表彰的那时吗?

  主席说,人可以平淡,但不可以平庸。

  那我究竟应不应该为了能够站在这个主席台上而奋斗,告诉自己要保持年级前三呢?还是因为顺其自然,给自己定下个底线,不要掉出年级前十呢?如果是后者,那这样的自己是平淡,还是平庸呢?

  星期五,校运会正式开始,第一个项目就是阿犯的跳高。老徐特地叮嘱我,一定要有个人在班里管理,学习委员去广播了,团支书也说要去看跳高,我就把任务委托给刘组长,开溜一个小时。在跳高场地HIGH翻了。

  阿犯还是不会背越式,只会跨的。SUNNY那朋友今年参赛了,那有个LIXIANG代替别人跳,这两个都是高手啊,老人在140+的时候就出局了,有点垃圾哦,他后来抱怨说大家都笑他腰力不行了。他坚持认为自己臀部太翘,所以碰到杆了。跨到最后剩下阿犯和那两个高手了。阿犯跳的超艰辛。我很故意的借了嘉欣的手机,拍了一张,发微博。六家男人在跳高。晚上回家发现被转了10次,转到了高级的地盘,惊悚了。照得有点挫咯。哈哈,我的技术,真对不起。

校园日记:给力,期中过后的松散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