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情日记之一笔特殊党费

时间:2017-12-08 编辑:嘉慧 手机版

  3月19日星期二多云

  今天是我入户走访以来最为难忘的一天。临近中午,我和于清涛走进戚霍寨村“五保户”张香梅家中,老大娘已是84岁高龄,腿脚有些不便,笑呵呵地将我们迎进屋里。屋内除了一张旧方桌和两把椅子外,没有一件家具,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老大娘坐在一个用两条长凳和几块薄板支起的床铺上,给我们介绍说,这是儿子“二小”睡觉的地方,大名叫戚坤霞,今年48岁了,在一周半时患大脑炎造成痴呆,生活一直难以自理。

  我们详细询问了老大娘的家庭生活情况和身体健康状况。老大娘虽年事已高,但耳并不聋,十分健谈,又给我们讲起了她的哥哥在部队英勇作战的故事,年仅22岁就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现在村东头还立着纪念碑呢。老大娘点点滴滴地追忆着,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代的岁月。我们默默地听着,有崇拜、有敬佩、有惋惜、有酸楚,想到老大娘辛苦操作一生,现在还与痴呆儿子相依为命地生活在困窘之中,一股股强烈的责任感和沉重的使命感在心中冲撞激荡,久久难以平静……

  我们拉着老大娘的手说,工作组就是来给群众办实事、办好事来了,有什么困难和问题就跟我们提。忽然,我看到墙壁上有一道道水流的痕迹,连忙问这房子是不是漏雨啊?老大娘支支吾吾地说,估摸就是顶子老化了,下雨天接上点盆盆罐罐的也就熬过去了。多么要强的老大娘啊,我在心底不由发出一声感叹!

  走出屋来,清涛见墙角斜靠着一把破损的竹梯子,二话没说就向房顶爬去。到了房顶,他说低洼不平的地方有好几处小洞呢,并掏出相机拍了几张。在他扶梯下房刚踩到第一阶时,空心竹梯由于年久腐朽,仅用一根细铁丝缠绕着,只听“咔嚓”一声,清涛随着断梯从3米多高的房顶上翻落到草堆中。我急忙将他搀扶起来,催问摔伤了吗,他咬着牙说不要紧,只见裤腿被扯开了一条一尺多长的大口子。老大娘见状焦急地说,快让大娘帮你缝缝。清涛摆着手说,回去换一条就好了,话音未落就急匆匆地离开老大娘家,我们像两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一路小跑着跑回住地。

  我们向位铁强副厅长汇报了在张香梅家的所见、所闻、所感后,他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思忖一会儿说:“对这样一个为革命作出贡献的特殊困难家庭,我提议咱们用特殊党费的形式帮老大娘一把吧,在雨季来临前抓紧把房顶维修好。”我们几个队员听后,纷纷表示赞同。

  3月20日星期三阴夹小雪

  虽然已是阳春三月,但春暖乍寒,在村里依然嗅不到一点春天的气息,倒是零星小雪也赶来凑热闹。

  吃罢早饭,位厅长便带着我们工作组队员,提着米、面、油等慰问物品前往张香梅老人家。走到门口,我便喊道“张大娘,位厅长也来看你来了。”老大娘闻讯走出屋来,位厅长紧紧握住老大娘的手,一阵问寒问暖。进屋后,位厅长坐在小板凳上,便跟老大娘拉起了家常。一会儿,又到墙角查看了漏雨情况,对老大娘说:“昨天队员们给我讲了你的实际困难,请您放心,我们工作组一定会帮你解决的。”说着,从口袋掏出1000块钱放到老大娘的手上,说:“这是我和工作组队员的一笔特殊党费,是专门用来给你修理房顶的。”老大娘双手接过钱,激动地说:“你们工作队一来就替我们操这么大的心,真是我们的贴心人啊。”转身用手指着于清涛说,“昨天还差点把孩子给摔着,裤子扯了那么长一道也不让我缝就跑了。”我在一旁说:“张大娘,我们来村前,赵勇书记再三叮嘱我们不能拿群众一针一线!”惹得大家笑了起来。

  位厅长见墙根下尽是枯枝杂草,就招呼大家,随手抄起了铁锹、笤帚等工具,帮助老大娘打扫起卫生来。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我们就把整个院子清扫得干干净净,将柴火码放得整整齐齐。老大娘站在台阶上,嘴角翕动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临走之际,老大娘依依不舍地将我们送到门口,拉着我们的手连连称谢。我们不停劝慰老大娘“今天天气冷,快些回屋吧,抽空我们再来看您。”当我走到胡同尽头,转回头时,见老大娘仍伫立在大门口……

  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虽然只是和张大娘接触了短暂的两日,但却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这平凡之中蕴含的感动,是在书本上领悟不透,在机关里难以感受到的。这是我基层建设年活动中的一笔特殊党费,我心甘情愿地交给老大娘,坚信一定犹如雪中送炭,一定能帮她度过难关,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无悔无怨!

[民情日记之一笔特殊党费]相关文章:

1.一笔特殊党费民情日记

2.民情日记:四群民情日记

3.民情日记

4.民情日记知民情 解民忧

5.民情日记—-田间地头访民情

6.下乡日记民情日记

7.民情日记:察民情 解民困

8.学校党员民情日记

9.党员的民情日记

10.简单民情日记

民情日记之一笔特殊党费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