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土局鹦鹉洲民情优秀日记

时间:2018-08-31 著名日记 我要投稿

  听说我们单位的帮扶点在锁石,只是想到那万亩金灿灿的油菜花海,对于帮扶活动,并没有太多的认识,这么大规模的帮扶活动,是不是有点虚张声势了。

  我们是小范围的集体活动,一同去了十来个人,天色暗淡,到路上突然下起大雨,车行困难,到锁石镇上的时候,雨渐渐的停了,我们便分成几路,在镇干部的带领下,去走访各自的帮扶对象。

  第一位对象在一家制鞋厂工作,我们在鞋厂的办公室等待他,鞋厂的同事非常热情的大声喊着他的名字,他从一间矮房子里钻出来,是一个黑瘦的男子,身上满是灰尘,头发好像下了霜的枯草,他穿着老蓝色的泛白的卡其布上装,一条皱巴巴的军绿色裤子,脚上是一双新的解放鞋,他的容貌看上去比实际的年龄要大很多,见到我们,极不自然的张望,惊慌的笑着,帮扶干部罗主任道明了来意,他才诺诺的道谢,问到他可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帮忙,他思索了一下,平静的说:也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的身体不好,可是还可以工作。当罗主任把帮扶的资金放到他的手里,他的黄瘦的脸上泛起了红晕,连耳根都红了,我们和他告别的时候,他才稍稍的放松些,脸上的笑意也舒展开来,挥着手由衷的道谢,他将我们送出厂门,久久的站立目送我们远走.我回头看到那个他身影,心里涌起一股暖流,这样一个平凡的人,虔诚的平静的生活,一生依靠自己的双手劳作不休,不为别人的荣华富贵怨天尤人,不为生活的劳苦而自暴自弃,从来没有想过要向这个世界索要什么,可是对别人的帮助也感恩的接受,并由衷的感谢,也许他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这么一群陌生的人来看望他,握住他的沾满尘土的双手像亲友一样谈笑,他会觉得今天的一切和从前有点两样吧?虽然这并不会改变他的生活,可是那一刻,他会有一种被重视的幸福吧。

  我们走访的第二个帮扶对象是一位卧病在床的老人,他的儿子英年早逝,留下一双儿女,媳妇远走,早几年老伴也离世,如今照料他的是已经出嫁的女儿,家里冷冷清清,徒有四壁,房间里燃着将息的火炉,充斥着煤气和西药的味道,老人是肺癌晚期,这样的空气怎么受得了啊?在凌乱的被窝里,我们看到了这位老人,他闭着眼睛,瘦得塌掉了的脸,鼻孔里插着氧气管子,嘴巴张开像风炉一样喘着气,他听到动静,挣扎着要起来,在女儿帮助下坐起来,一阵猛烈的咳嗽,嘴角流出鲜红的血来,这是一个将死的人,区区的几百块钱又能做什么呢,同情心又是多么的苍白,他即将离开这个风雨人间,可是我们连句安慰的话也讲不出。我问她的女儿:为什么不送去医院,她叹了一口气,沉默不语。我们也好像在默哀一样,无声的立着,心情沉痛到无力思考。不知道下回来的时候,还能不能见到他,出来的时候,我回头再看了他一眼,他的头歪在床头上,连抬一下手的力量也没有,可是眼睛却里充满着求生的渴望,就算受尽磨难也想要挣扎着活下去,生命是多么的无奈!我深深的抱歉,谁都没有回天之力,可是像他这样的特困对象,如果多一些人或者有医药单位来帮扶他,也许可以得到更周到的临终关怀,临行的时候不会那么痛苦吧!

  我们最后要去看望的是我要帮扶的对象,也是一位老人,她已是85岁的高龄了,因为一次意外,儿子离开了她,一个完整的家就风流云散,只留下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独自生活,我们见到她时,她坐在屋前的水泥坪里,望着远远的地方好像在翘首期盼归来的人,我们走到她的跟前,她也毫无觉察,她活在一个寂寞的世界里。我们大声的招呼着,她才回过神来,急忙的起身,行动敏捷似乎不能与八十多岁的高龄相对应,得知我们的来意,她十分的高兴,激动得原地转了两圈,连忙要去搬椅子,我们可不敢劳动她老人家,各自找了凳子坐下来,把她围坐在中间,她又想起来要泡茶,我们都说不渴,她执意要去,用嗔怪的语气说:你们可是嫌弃我这老太婆。然后笑着去了,我们喝着茶,坐下来闲话,问问她的身体和近况,她有条不紊的回答,还要问到我们的情况,不知怎么就讲到了她的儿子,她脸上的笑容还在,却是泪花闪闪,她用手背擦拭着眼泪,一道长长的泪痕直划到花白的鬓间去了,气氛有些沉重,她又怕我们不会喜欢她落泪,又强颜欢笑起来,她家里也许许久都不曾这么热闹了,她想多留片刻。我想起带了相机来,就提议为她拍几张照片,对着镜头,她竟拘束起来,用手扯扯衣襟,又摸摸头发,我说:“别紧张,奶奶,笑一笑”,她试探似的笑了笑,我们连忙的叫好,她才放心的笑起来,她穿着绛红色的外套,十指交握放在膝盖上,笑得那样美,天色明明还很暗淡,可是却有太阳的光芒。

  我们要走了,她又有点茫然了,和她挥手告别的时候,我想:下次我来送相片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的女儿,让她也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人原本毫不相干,可是一点爱一点温情一次偶然,也许会变成一份割舍不掉的牵挂和守望,只有爱,才是最珍贵的火种,用它去点亮你可触及的每一颗心,它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磨,而是一而十,十而百,变得无限大。

国土局鹦鹉洲民情优秀日记相关推荐